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志勇

智慧共生 追求卓越

 
 
 

日志

 
 

做客新浪谈两会热点:防止汽车行业寻租和政绩工程  

2010-03-07 21:2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在两会召开之际,新浪财经《两会静距离》视频访谈栏目就汽车热点对吉利董事长李书福进行了采访,并在节目现场邀请汽车行业的两位资深人士进行了观察和评述。我有幸应邀参加了这次节目。

下面将节目中的有关内容节录如下:

主持人权静:丰田“召回门”事件本身的看法,在这里不做过多的展开,听您讲一讲中国汽车企业从中思考什么,更重要的是在丰田巨头陷入困境之后,通用也在之前面临着破产经历之后,中国的车企怎么样去找它在世界的汽车产业大舞台上的定位?

  张志勇:从整个世界汽车产业格局去考虑这个问题,更有意义。比较有意思,通用作为原来世界第一的汽车企业在2009年出现危险的经营困局,申请破产保护。作为世界第一的企业它倒了。但是2008年丰田刚刚超过通用以后,也出现丰田“召回门”事件。大众现在也提出来我要做世界第一,要超越丰田,大家都在赶超第一的情况下,出现丰田“召回门”的事件,无论对世界的汽车企业的发展,还是对中国汽车企业的发展,还有对法律制度的建设,对消费者的保护,都有许多值得思考的东西。

  我感觉对中国汽车企业来讲,我同意李书福先生的观点。一个企业的扩张速度应该在兼顾质量的前提下,我在注重管理的情况下,然后保持一定的速度,一般来讲一个企业正常的发展规律是你的发展速度应该在30%、40%已经非常高了。但是从近几年汽车行业的情况来看,由于中国汽车市场意外地繁荣,真得是意外繁荣,都是40%,这种情况下,调足了汽车企业产能扩张的胃口,让产能的扩张速度可能呈现50%,甚至100%,而且连续两三年达到这样的幅度。但是这样的幅度,一方面作为我们比较落后的后进的中国汽车企业可能是需要这样的速度尽快赶超。我们也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

  从另外一方面来讲,这样的扩张速度会造成许许多多的问题,比如生产线、员工的培训,管理制度的完善,配套供应商的管理,许许多多的问题在快速扩张过程中会被忽略。丰田章男一直在讲,丰田为什么出现这个问题,原因很多,可能有非商业方面的原因,其中一点要回归原点,他觉得丰田由于扩张过快,造成了目前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在中国的汽车企业当中表现更突出,更明显,只是说现在法律制度或者我们汽车企业的发展,还比较短,所以有些问题是暗含着。丰田如果不是这次的世界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或者通用破产保护的状态,才把这个问题给抖搂出来,可能丰田这个问题不是今年或者去年才爆发出来。中国的汽车企业要提前来做这样一个工夫,管理应该是第一位的,质量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是数量、规模上的扩张。

  吉利收购沃尔沃不同于腾中收购悍马

     主持人权静:虽然说吉利寒门小子迎娶沃尔沃贵族公主,很多网友不是很看好,李书福有一句原话,没有结过婚的人很难真正明白是婚姻的甜蜜和痛苦,可能只有两家真正走在一起,开始柴米油盐过日子以后,才能明白两家是不是真正合适。说到婚姻,有一句话叫做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个不同。我们也可以讨论一下其他的失败案例,给即将达成的婚姻一些警示。之前大家炒得沸沸扬扬腾中重工收购悍马,还有此前汽车行业发生的是上汽收购双龙,这也是失败的案例,接下来请问张老师,对于中国汽车企业走出去,您觉得风险在哪里,机遇又在哪里,刚才两个案例又给我们什么借鉴?

  张志勇:2009年中国汽车企业在海外并购一波又一波,风起云涌,每一波都比较精彩,就像李书福先生说的,甜蜜和痛苦其实如果去细细理解的话,应该含义确实非常深的,我感觉它应该是发自内心的来讲这件事情。您刚才提到腾中收购悍马案件还有上汽双龙事件。在世界汽车史过程当中,我们看到基本上有两条路线,一条是以丰田为主的,一条是以通用福特为主的,丰田的路线基本是自我滚雪球,自我发展的道路,不去并购任何的海外工厂,他自己都是一个品牌,丰田自己做第二个高端品牌雷克萨斯。通用是杜兰克一开始创建通用,不断疯狂扩张,不断把各种品牌纳入一个旗下,现在的通用也是这样,福特也是这样,沃尔沃正是福特扩张以后,被迫又回吐出去的品牌,前一段卖出捷豹路虎,现在和吉利达成协议的沃尔沃。但是你说哪一条路线会更好,哪条路线不好,根据不同的条件,根据不同的国情和企业特点,有不同的说法。比如说吉利收购沃尔沃这个事,它和腾中收购悍马和上汽收购双龙完完全全是不一样的。

  就讲腾中收购悍马是因为悍马这个品牌本身没有多大的商业价值,它在市场上的本身就是非常小众的市场,悍马品牌应该没有存在的商业价值,应该放在历史博物馆,是过去的比较辉煌的品牌,我们去纪念它或者回顾它,不是现在这么挖掘。都想做绿色悍马,为什么不在其他更有基础的产品和品牌上下工夫,去做悍马呢?这个失败完全是意料之中。成功了大家都会很意外。上汽收购双龙,瑞典和韩国的性质不一样,韩国的民族性是非常强的,在世界上比较出名的,相对来说瑞典的国际性、开放性的民族性可能更强一点,所以它可能不会发生韩国人在双龙事件上,倒打一耙,不讲理的事情不会出来。工会可能会维护自己的利益,每个国家,每个西方世界的工会他们的力量都很强,但是双龙的工会和瑞典沃尔沃的工会不一样在什么地方?他的工会搀杂了太多的民族情绪。双龙本身的经营非常不好,但是沃尔沃虽然说经营有不好是亏损的,但是从品牌价值,从技术先进性,它的产品,它的市场,应该有一定品牌地位的,在世界汽车市场仍然值得去经营的品牌,完全具有收购价值。但双龙完全是三四流品牌,和沃尔沃不能同日而语,这个方面吉利选择收购沃尔沃应该是独具慧眼,和上汽不一样。

  主持人权静:非常感谢张老师,看来现场的专家对寒门小子迎娶贵族公主的婚姻,不管未来走得怎么样,目前是比较看好,给了很高的祝福和殷切的希望。

  建住宅区时一定要考虑交通配套

  主持人权静:别的城市暂且不论,可能在北京来说,这还是一个美好的理想,因为我们不能指望那么多政府的官员们他们也都乘坐地铁,如果是缴纳交通拥堵费可能又会变成不公平,普通老百姓交了,政府的公车不用交。这个办法推广到二三线城市或者其他不像北京这么特殊的地方去,建议暂且不论。再想请教一下张老师,您觉得中国应该怎么样应对汽车社会,您的建议是什么?

  张志勇:我感觉汽车社会现在已经到来了,而且它对于中国整个社会的压力是非常恐怖的。为什么说恐怖?现在不是说北京已经出现严重的拥堵现象,是在二三线城市已经出现严重的拥堵了。再一个县城,有的时候严重到什么程度,排成两个路口,两个红灯排一溜,车都过不去。其实骑自行车十分钟,他自己开车可能要半个小时,这是在县城不可想象的。现在对拥堵问题的治理,我们走入一个怪圈,我们可以回想过去,最古老的时候是大禹治水,一开始用堵的办法来治,但是造成更大的灾害,大禹通过疏导的方式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主持人权静:怎么个疏导法?

  张志勇:对汽车有两个路线,一个是政府引导的,政府作为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去考虑怎么让汽车更安全,更舒适,更方便。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社会内生的,自发的去解决的办法。比如现在许多大公司,许多的企业纷纷把办公场地搬到大城市以外,二三线城市去办公,就会迁走大部分人口,而且在当地配合企业有生活的设施。这样不用挤在城圈子来来往往。比如有的人在通州上班,但是他又住在海淀这边,所以每天来回,很多这样的人。但是大企业自身采取这种措施,很大程度会缓解压力。但是从政府角度来讲,是计划经济的解决方案,一刀切,想什么办法,不用考虑,这样做肯定能减少2减1等于1,本身是函数的东西,这个东西涉及对面太多,有关部门应该坐下来想一想到底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哪些因素,占多大比重。

  比如城市规划的问题,住宅区建的时候,大家根本不考虑,就是考虑这个开发区怎么赚钱,能不能卖得出去,但是整个和交通怎么去配合,没有考虑。任何配套设施没有,大家住在那里,孤零零放在那里,上班不方便,买东西也不方便。比如我在五环盖一栋小区,可能很多人住进去了,但是他买东西还要到西单去买,如果再在那建个家乐福,或者再建个西单式,不用去买东西,这是城市规划的问题。

  防止寻租与政绩工程

  主持人权静:张老师,这是苏老师对新能源汽车的观点,我想问您一个更具体的问题,如果我们来思考国家战略的部署,还有出台的相关规划,在两会提供建言献策的平台机会上,您会对国家就新能源战略的布局,提出哪些建议呢?

  张志勇:我可能提的问题是,新能源汽车应该对中国汽车来讲是一个机会。这种机会体现在几个方面,一个是我们的比较优势是有的,不像我们有些企业宣传的那样,我们跟世界水平是一致的,站在一个起跑线,我们不是。我们是有比较。这个比较是我们和世界在传统技术上的差距要大于在新能源技术上的差距,这是有比较优势来做。另外作为新能源汽车,可能是将来让中国能够后来居上的技术,这是最后的一个机会。如果说参加革命的都是无产阶级,我们现在的包袱最重,我们技术也最落后,我们最容易把新的生产工序,工人对到最前面来。相反丰田、通用、福特,拥有巨大传统的资产,不愿意轻易来淘汰掉这些旧有的优势,在这个方面对中国企业来说是优势。

  但是也有很多问题,刚才李书福先生提到了一个甲醇、乙醇,这些燃料,我们可以往回推,2007年、2006年,我们有很多企业自己宣称研究出来比较先进的,甚至在世界上都排得上号的甲醇的发动机或者怎么样,但是现在我们能看到吗,这里反映一个问题,政府在支持鼓励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时候,要注意两个问题,一是寻租,二是政绩工程。寻租我在出台很多政策的时候,有些政府拿这个来做一个交易,这是需要防止的。第二我们最明显看到政绩工程,可以看到为什么甲醇后来不提了,当时成世界第一,那么先尽力而为抛弃掉,所有汽车企业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制定产品路线的时候,制定企业战略的时候,不是看市场行事,而是看政府来行事,这是政绩,要做给政府看的,这是太大的危害,我们现在仍然重复政绩的工程。有些地方政府都纷纷去建一些新能源的研发基地,研发机构,一哄而上,大家都说我的电动车什么时候推,什么时候量产,我们怎么先进,但是实际上呢?我们更务实一点,未来新能源汽车是一个机会,但是这个机会的路是二三十年,在这中间做什么功课,基础性怎么去做,应用型怎么做,在传统基础上,我们要做哪些改善,这是特别需要防止的,不要再走甲醇的老路。我们说现在电动车比较好,明天政府又出台一个政策,把电动车放在脑后,这是对资源极大的浪费。

  主持人权静:即便对当前非常火热的新能源产业,我们同样防止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的问题。时间的关系,今天我们关于讨论中国如何进入汽车社会的直播就先进行到这里,在过去的2009年,年初的时候,所有的汽车企业还在困境中挣扎,而年末的时候,已经工人三班倒,汽车节来供不应求,2009年我们猜到开头,没有猜到结为,我们希望2010年中国汽车企业,中国的汽车产业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同样在两会之后,有更多的政策出台,能让我们民众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汽车社会的时候,能更加从容,更加幸福。今天非常感谢做客《两会静距离》的嘉宾,谢谢两位嘉宾带来精彩的分析,也同样感谢收看直播节目的各位网友您。

  评论这张
 
阅读(13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